澳洲国宝已经官宣功能性灭绝,我们的中华穿山

澳洲国宝已经官宣功能性灭绝,我们的中华穿山

时间:2020-03-23 14:09 作者:admin 点击:
阅读模式

说到澳大利亚的国宝,大多数人都会第一时间想到袋鼠和鸭嘴兽,但还有两种动物大家知道的就不多了,那就是树袋熊和鸸鹋,树袋熊还有个可爱的名字叫考拉,一种常年生活在树上的懒惰物种,虽说叫树袋熊但不属于熊科,又和小熊猫长得有点相像,就是说他和熊没有任何血缘关系,相反到和袋鼠有类似之处,因为考拉也有个像袋鼠一样的育儿袋。考拉性情温顺,从不与其他动物为敌,一生中绝大部分时间生活中桉树上,除了进食时间以为,几乎是动都不动一下,由于缺乏运动造成脂肪堆积,考拉看起来胖乎乎的甚是可爱,但体型相对较小,目前为止发现的最重考拉的体重也不超过12公斤,考拉目前只分布在澳大利亚境内,在其他地方还没有发现踪迹,所以是澳大利亚独有的物种,自然也就成了这个国家的国宝。

今日,澳大利亚考拉基金会宣布,生长在野外的考拉已不足8万只,事实上已“功能性灭绝”,还有8万只就宣布功能性灭绝,澳大利亚有关部门是不是太不严谨了些,其实不然,看完这个数据或许你就知道了这不是危言耸听,而是一步步的变成了现实,2016年的时候,据澳大利亚官方宣布野外生活的考拉数量还有33万只左右,到2019年五月的时候,野外生存数量是不足8万只,是不足8万。短短三年的时间,从33万下降到不足8万,这就说明三年的时间这个物种野外生存数量已经下降的三分之二,这样的下降速度太过恐怖,试想一下,现存的7万多只如果不再施以保护措施的话,还需要多长时间完全灭绝呢?按照这个速度算的话,一年8万多只的数量,现存野外考拉的数量也就一年的时间足够灭亡了。

我们再来了解下什么叫功能性灭绝,所谓功能性灭绝就是自然状态下基本丧失了维持繁殖的能力,甚至丧失了维持生存的能力。单看数量,考拉目前似乎还没到这个濒临灭绝的地步,但如果仔细看看考拉生存环境以及自然繁育的难度,我们就不难理解为什么考拉已经到了如此危机的时刻。考拉一天当中大概有20个小时是在睡觉,剩下的时间2个小时用来吃按树叶,2个小时用来发呆,考拉唯一的食物就是按树叶,这对他的生存条件提出了苛刻要求,那就是居住地周围必须有大量的桉树,考拉不需要喝水,身体所需水分全部从按树叶中获取,按树林的面积以及桉树数量的多少直接决定考拉的食物摄取,由于人类的扩张森林面积逐渐减少,这是成为考拉野外生存数量锐减的一个原因。

再一个原因就是前面所说的考拉性情温顺从不与其他动物为敌,就是因为善良温顺的性格,也给考拉本身树敌无数,使之成为人人可欺的对象,猫狗什么的都能顷刻间要了考拉的命,因为考拉本身不具备任何自我保护能力,考拉常年生活在树上,到了一定年龄后体力不支抓不住树干,就会从高处跌落,很大一部分的考拉死亡都是这个原因。考拉性成熟期大约在3到4岁,通常一年只繁殖一只小仔,然而,并不是所有的野生雌性考拉每年都会繁殖,由于种群数量的减少,近亲繁殖似乎不可避免,这样也增大了考拉本身的疾病风险,考拉本身运动不多,抵抗疾病的能力自然也就十分有限,一只考拉能活到10岁就已经是相当了不起的高寿了。

栖息地逐年减少使得考拉的生存环境越来越恶劣,考拉唯一的食物桉树又不是被保护的树种,人们可以大肆采伐,对食物的极度挑剔使得考拉的食物来源也成了问题,加之考拉本身漂亮的皮毛也给它带来了一定的杀身之祸,每年都会有大量的皮毛流入交易市场,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境地,如果当地部门在不施加保护的话,考拉的灭亡或许就在眼前,庆幸的是澳大利亚当局已经就考拉的保护作出了具体有效的措施,各州相继出台了若干保护政策。若干教训摆在我们面前,一个物种一旦进入到功能性灭绝,那就证明该物种几乎消失了自然繁育下去的可能,唯一能拯救该物种灭亡的措施,那就是人工干预,饲养或者人工繁育。这又让我想到了我们自己国家的中华穿山甲,相信很快很快也会进入这个模式,因为我们的中华穿山甲野外生存的数量已经远低于8万这个数字,只是我们还没官方宣布而已。